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无悲无痛才忆少时任性,不喜不怒方知昔日张狂。


本命吴邪。
盗笔/全职/魔道/vc/基三
瓶邪/叶蓝/羡澄/南北组/莫毛莫


微博:依玉浮生
晋江:玉浮生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盗笔瓶邪】《一念之差》——6

  吴邪看了眼手表,觉得他们几个的事情应该也说完了,就抬手拍了拍黎簇的肩膀,说到:“进去吧,想什么呢。”
  黎簇这才反应过来,他发了半天的呆结果该说的一点没说。
  就说这个吴老板不对劲……我这么半天,他都没反应。
  进了屋,他们确实是谈完了。
  “行了,没什么事我明天再来找你。”
  解雨臣这话是对着吴邪说的。吴邪也知道有些事情可能是现在不能说的,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过反正明天也会知道,就不急在这一时了。
  “嗯。”
  吴邪点点头,他现在不是很清楚身后这孩子对他现在是个什么印象,上次的对话已经让这孩子察觉到不对了,这回还是少说话吧。毕竟有句话是多说多错,少说少错嘛。
  “那我们就先带这小子回去了。明天见,小三爷。”
  黑瞎子看了眼杵在门口当柱子的黎簇,一边拉着他往外走一边说。等他的话说完正好人也没影了。解雨臣也没多留,嘱咐了吴邪一句就也走了。
  “我去……小花到底有什么事情啊。”
  吴邪纳闷,解雨臣这个人到底有什么事情找他?等了半天,又和他说明天。虽然他知道可能有什么原因导致他必须明天才能和他说,可这事就这么窝在心里,他就是难受。
  吴邪这么一件事,闹得胖子感觉这一剩下的半天浑身难受,干脆就撂下一句话跑去住宾馆了。
  就剩下吴邪和张起灵俩人,也没什么好说的。吴邪感觉剩下的这半天格外漫长,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吃完饭他就钻进自己房间没再面对外面的张起灵。
  第二天吴邪这件事就像一个小插曲,发生过后没有人再提起。吴邪也不记得昨天的事情了,他以为自己一睡就到了今天。
  解雨臣如同昨天说的一样,又来了。看样子应该是真的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吴邪,却没想到昨天来的时候竟然是那种情况,所以不得不拖到今天。
  “你怎么来了?”
  吴邪不记得昨天的事情,自然就不记得解雨臣已经回来了并且有事情要告诉他。
  解雨臣虽然有些无奈但,也是没办法,“我昨天下午来找过你一次了。”
  “哦。有什么事情?”
  “你三叔,有消息了。”
  吴邪盯着解雨臣的眼睛,“我三叔?”
  解雨臣点了点头,“你三叔。”
  是吴三省不是谢连环。
  吴邪静静地坐着,等着他接着说下去。
  “有消息说在广西,越城岭那部分。”
  “广西啊……”
  吴邪撑着脑袋想着这个地方。若说前几年他可能还会不知道这个地方,不过这些年下来不管是历史还是地理他都是清楚得很。
  这地方说实在广西,其实是在广西的东北部和湖南的边境,不过可能是因为处在湖南的地方较少吧,一般都会记得在广西。
  一般人说起越城岭可能不太清楚,不过要是说里面的山,有的还真挺多人知道。明朝徐霞客曾登上越城岭主峰真宝顶,抗战时期红军行军也曾去过越城岭东南支的老山界。
  他三叔会跑到这地界去不奇怪,那片山岭也是出过墓葬的,历史上颇为著名的赵佗就埋在那片地界。
  “你知道凤凰殿么?在越城岭的西支。你三叔据说去了那里。”
  吴邪无奈,就算他地理真的不错,可是谁会没事干去了解一片山岭到底有什么具体的山。
  “我说,你没去百度的时候你知道?”
  “当然。我伙计给我的时候连资料一起给的。”
  吴邪无奈,这人现在越来越不正经了。
  “行,我收拾点东西,最多一个月,咱们出发。”
  解雨臣点点头,反正是吴邪的事情,他都不急,他着什么急。
  解雨臣没再多留,说完事情就回旅馆休息了,张起灵就坐到吴邪旁边发呆。
  吴邪也坐在沙发上发着呆。
  虽然他觉得昨天睡了那么长时间很奇怪……不过现在不是想那些小事的时候。
  他的事情突然多起来了。先是前几天黎簇的事情,而且估计那事还没完,后续肯定还有不少事情。而目的……估计就是他旁边这位发呆的。
  再有就是小花又突然得到的他三叔的消息。这老家伙消失这么长时间,他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啊。果然是只老狐狸,外面的风波刚平就出了洞了。
  凤凰殿他肯定是得去的,这消息要是真的还能领回来个人,是假的也没什么损失。
  不过黎簇那件事……他怕是得再考虑。他在杭州立足的太快,总归有些人是不服的,再加上还有张家的问题。现在他也不是很清楚到底是哪伙人干的这事,也说不准两边的人都参与了。
  不过他到觉得这也不错,好歹是个机会,让他把这地方剩下那点人整顿整顿了。蚂蚁多了也是一件让人心烦的事情。
  说起来……黎簇那边他应该去问问。
  吴邪这样想着,就给收下伙计打了个电话让他开辆车来。
  说起伙计来,吴邪还真有点想王盟了。其实王盟是没有理由背叛他的,现在再看,他也有些理解王盟的做法,毕竟他吴邪到底是个普通人,当时身体情况已经那样了还要去长白,等同于找死。
  不过吴邪也看的清楚,王盟绝对不是他的人。就他的猜测是他三叔那边的人,早些年他那个古董铺子和王盟的工资可都是那老狐狸给报销的,连王盟也是他找来的人。但是在他从长白回来以后就没再看到王盟这家伙,也不知道他跑哪儿去了。
  不过事实注定他没法继续想下去了。
  他出门的时候张起灵突然就跟了上来,他也没多管,然而现在他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让他在家里呆着了。因为他没法去找黎簇,在解决掉后面跟着的这群蚂蚁之前。
  “诚子,让我来。”
  吴邪扫了眼后视镜,那几辆统一的黑色汽车就在不远的地方跟着他们,大概是估计着市区里,怕被条子调查才没敢直接上来。
  诚子点点头,挂好自动挡,身手敏捷的调到了后排的座位上,吴邪几乎是同时从副驾驶翻到了驾驶位上。
  吴邪落了座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动挡换成手动挡,接着一脚油门狠狠地踩了下去。
  这一下子后面的车倒也落下了一段距离,不过……吴邪看着前面的路口,快速打轮改变了方向。刚拐了弯没几秒,之前那个方向也开出来几辆车,与之前那几辆无二,一气的黑色。

评论
热度(4)

© 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