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浮生_高甜文手

本命吴邪。
产粮瓶邪/羡澄(双杰),后期可能会有莫毛。
杂食。
推荐的不是特别喜欢的就是熟人的。
正常情况下不参与任何撕逼活动,不踩到我底线你干什么都行。


坐标帝都海淀。

盗笔/全职/vc/基三
瓶邪/叶蓝/羡澄/南北组/莫毛莫


QQ:1935759087
渴望扩列!

【羡澄】无望

  江澄遇上了个大麻烦。
  ——正是日暮西归,莲花坞的池中亭内,他面前放着一坛才开封的酒。那是很久之前他和魏无羡一同埋在树下的一坛。
  江澄手持酒盅盯着微晃的液体,突然间仰头一饮而尽。
  魏无羡。
  那时候才结束了射日之征,莲花坞刚刚开始重建,新的仙门提督还未定下,虽然仙督的事情他并没有打算带着江家去掺一脚。
  最重要的是魏无羡不服管教更甚从前,这个在射日之征中为云梦江氏赚足了名头的人在回来之后似乎性情大变,只有江澄和江厌离能够制得住他了。
  可是,当温家余孽来求魏无羡救人时,江澄也拦不住——这可能是他近些日子最大的麻烦了。
  “魏无羡!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要做什么?”
  江澄在得知消息的第一刻就把他找来了,可到底还是晚了一步,他已经闯进了金麟台当着百家仙门下了金家的面子,谁知道明天会传出什么流言蜚语!
  魏无羡听罢,一拍客栈的桌子,腿上使力刚要起身,却又突然意识到对面的人是江澄,只能又坐回到凳子上,压着语气说到:“温宁被他们抓走,温情来找我求我救他!他们于你,于我都有救命之恩,我怎么能坐视不理!?”
  江澄脾气也上来了,他可不管对面的人,猛地站了起来,指着魏无羡一脸愤怒:“魏无羡!你……好啊!好!”
  满腔怒火不知怎么表达,最后只能一掌落在桌子上,无言。
  半晌,魏无羡突然站起身,走到江澄背后,环住了他。他把头埋在江澄的颈窝处,声音闷闷的:“可是他们对我们有救命之恩,我总不能就这样不管吧。江澄……”
  “魏婴,他们毕竟是温家余孽!你就一定了要管这事吗?!”
  江澄感受着颈间传来的温热的呼吸,语气也稍有缓和,却在听到身后那人确认以后浑身一僵。放在桌面上稍有放松手握成了拳,一下子狠狠砸在桌上,转过身推开魏无羡站了起来,“好……你报你的恩!你当真是够理解何为‘明知不可谓而为之’!当时就是因为你多管事惹来了温家,现在你又要去出头,你还嫌你惹的麻烦不够大吗!?”
  听到这话,魏无羡的动作顿住了,随即他又摇了摇头,念叨着“你不懂……”可等江澄皱着眉头问他在说什么的时候,他只是一句“没什么”。
  索性江澄也没太在意,只以为他还在记挂当时监察寮时温氏姐弟的救命之恩。
  “罢了。你最好给我规矩点,我最近的麻烦够多了,别给我找事!”
  江澄恶狠狠的警告到。魏无羡见多了他这样子,也不怕,心知他这是不管他了。
  “好,听你的。”
  魏无羡笑着凑到江澄身边。江澄还不知他这又是要做什么,眼前之人突然放大数倍,脸上温热柔软的触感告诉着他魏无羡做了什么。
  还未等江澄发作,魏无羡就先一步退开,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魏无羡!”
  江澄恼怒,却见那偷香的人已经跑出了房间径自离去,又是一拍桌子,心中却已无半分气恼,只希望他没事。
  
  可偏偏事与愿违。
  
  江澄狠狠的把酒杯砸在桌子上。
  “凭什么……你凭什么……”
  放在旁边椅子上的随便被江澄碰到地上,沉重的声响硬生生把他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江澄盯着地上的随便,过了很久才动作缓慢的捡起来,放在腿上。
  一手放在剑上,另一只手的袖口隐隐约约有红色的流苏露出。
  他突然想起当年乱葬岗围剿。
  
  魏无羡一袭黑衣融入夜色,红色的发带又让江澄在那群凶尸中一眼就能辨别。
  魏无羡自然看到了他,那时他已经有些失去理智,只是死死的隔着无数人、无数凶尸盯着江澄,手持陈情,最后一曲竟然是他们还年少时江厌离给他们唱的小调。
  可惜一曲未完,他已经控制不住那群凶尸。失去控制的凶尸不分你我,更多的却是向着魏无羡扑了上去。江澄下意识的抽出剑替他除去身上的凶尸,可一剑下去他就停住了,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魏无羡连尸体都没留下。
  “魏婴……”
  江澄看着地面,只剩下了一管通体漆黑的笛子,陈情。
  
  江澄突然想起魏婴和蓝湛。
  他想,他可能明白了当年他和魏无羡之间到底是什么感情。
  可惜。
  魏无羡终究只能是江澄隐藏在友谊后的,无望的爱人。

        ————————————————————————————
emmmm头一次尝试除了盗笔的同人,有什么不对……欢迎指出。
魔道看才看了两遍。一遍旧版一遍新版……有的细节记不住也就没打算开长篇什么的……_(:з」∠)_
这是上次抽到的首尾句的p2。p1我看情况吧……
顺便。写这个的时候我本来是想听古琴曲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从此樽前唯故里……

其实到最后还是只能友情向……江澄和魏婴的性格我总是觉得不适合真的作为情侣关系。可能确实会在某个时候喜欢对方,可长期的话……说实话挺难的。不打算说服任何人,只是说说我的看法。他们两个都太过强势太过自负,止步于友情。

评论
热度(30)
  1. 无吟玉浮生_高甜文手 转载了此文字
    虽然不站澄羡,但的确很棒棒!!

© 玉浮生_高甜文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