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浮生_高甜文手

本命吴邪。
产粮瓶邪/羡澄(双杰),后期可能会有莫毛。
杂食。
推荐的不是特别喜欢的就是熟人的。
正常情况下不参与任何撕逼活动,不踩到我底线你干什么都行。


坐标帝都海淀。

盗笔/全职/vc/基三
瓶邪/叶蓝/羡澄/南北组/莫毛莫


QQ:1935759087
渴望扩列!

【盗墓笔记】吴邪单人向短篇

*时间为沙海开始之前
*练笔,无实际内容,尝试环境描写
——————————————————

  墨脱这地方常年寒冷,更何况他还刻意找了这样一个地方。
  呼啸的寒风夹杂着细小冰晶,从庙前掠过,绕过了喇嘛庙来到山崖之上。紫红色的袈裟被风带起,伴随着“呼呼”的风声起舞。
  吴邪静静的站在山崖上,平静而深沉的目光望着远方。他就这么站在这里,与漫天大雪融为一体。
  “时间到了。”
  突然的,他吐出这样一句话,收回目光向庙里走去。
  山崖上,雪花飞舞的满天都是,毫无章法。地面这唯一一道脚印是从山崖通往喇嘛庙的,却也在这大雪中被覆盖、湮没。
  吴邪一直往前走,没有回头看过一眼。他走下的每一步都是计算好的,因为他没有回头路,甚至连来时的路都模糊不清了。
  他穿过后院的走廊,远处传来的寺庙的钟声沉重而缓慢,他亦步亦趋随着钟声,满天白雪落进了院落和走廊。他的身影骤然显得孤独,又格外强大。
  头顶的光线由亮变暗,吴邪的目光平静,走进了卧房。
  他的房间极其简单——一张铁架床和一个折叠的桌子,不大的房间这样就显得拥挤。整个房间只有一扇窗户,正对着院子,抬眼便可以望见窗外。
  吴邪整理着自己的东西,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只有桌面上散落的无数纸张,有的纸上被写写画画满是内容,有的却只有寥寥几笔再无其他。
  按照顺序将笔记整理好以后,吴邪从床下拖出一个行李箱,里面放的是一套普通的衣服,不再是庙里统一的喇嘛服。
  吴邪换好衣服以后将喇嘛服叠整齐放在了床头,他不知道下一次来是什么时候,成功还是失败,其实他更希望自己不必再来了。
  院内有颗菩提,种下有多久他并不知道,可是却看到那菩提树下的石像。
  他在石像旁坐下,一手拿着那摞笔记,一手拿着打火机。飞快地点着了笔记,看着火焰在风雪中不断飘摇却又不灭,最后将燃烧了大半的纸扔在面前的地上。
  那些笔记是他在这地方呆了这么久的所有收获——他烧的却格外痛快——他依然不知道事情的全部,可已经知晓了大半部分,整理分析之后才知道他踏进了一个多大的计划。要使整个计划改变,将原本的不利化为有利,使有利成为绝对胜利,这是老九门三代人的目标,却也是没人达到的目标。
  他们三代人,用了这么多年,相对安稳,可付出的代价也巨大。他没有时间去慢慢的补全这个局,那就干脆拼一把。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燃烧殆尽的纸张依然不死心地拖着残缺的躯体妄图逃离,燃起的火焰却不断将残骸卷入吞噬,直到纸张全部化为灰烬,火也随之消失,只是个前后顺序罢了。
  吴邪静静的看着一开始的火苗蔓延整张纸,最后熄灭,这才离开了寺院。
  他的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带着来时的物品伴着风雪下了山。
  现在才是一切的开始。

——————————————————
我知道每次最后这里都没人看的。

我估计之后很久一段时间我都不会更多少了……打算加快进度开个原创。
关于写小说,始于兴趣,终于现实。
大概一共四年左右的时间,前两年的我更新最勤,脑洞最多,文笔内容最好。后两年的我什么都做不到,大概就是咸鱼。
现实可能也和这有关吧。前两年大概是我最悠闲的时候,还有功夫胡思乱想。后来的两年压力大,想得太多,甚至有段时间抑郁症的情况明显。
不过之后也和我自己无关了。我爸最近应该是有点毛病要动手术,估计没倾家荡产也得掉块肉。【不是大病,纯粹是穷。】之后一段时间应该都得被我妈赶出去打工了。

评论
热度(6)

© 玉浮生_高甜文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