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浮生_高甜文手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QQ-1935759087

【羡澄】夷陵老鬼——再世/3

这个时候,江澄自然是在试剑堂练习。魏无羡进门的时候正赶上江澄一身紫衣手持一把木剑,正在与其他弟子比试。

只见江澄轻盈的一撤,避开迎面而来的攻击。在墨发飞扬紫衣翻飞之间略一抬手,就听得沉重的木剑相撞的声音传来,对面的人手中的剑应声飞出。与此同时江澄上前几步,猛然抬手,竟是带出一阵剑光。即使只握着一把木剑却生生带出了绝世利器的风范,再回过神时剑锋已经直指对方眉间。

仅仅几招,高下立见。

江澄自觉欺负同窗无趣,把木剑往旁边一扔,转身刚想离开,就看到了呆愣愣杵在门口的魏无羡。

他皱了皱眉,脸上明晃晃的写着不满,上前几步拉着魏无羡去了到院子里没人的地方。

“你昨天跑到哪里鬼混去了!”

“没去哪,不小心在树上睡着了。江澄你也知道我的。”

魏无羡和江澄说道,一双桃花眼带着笑意在江澄身上扫视。

“哼,没惹事就好。”

江澄盯着魏无羡看了一会,刚说完这话,刚要转身离开就感觉身上一重,耳边是魏无羡温热的吐息。

“你干什么!”

魏无羡将下巴放在江澄肩上,偏头靠着他。

直到这一刻他才彻底放下心来——一切都没发生过,他回到这个时间,或许还来得及改变那些事情。

“师妹,”魏无羡双手环住江澄,靠在他的耳边,“我抱一会。”

“……”

江澄看着面前这个人,他难得在他面前流露出这样的情感。

好像在这短短的一夜之间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而他却不知道。

“魏婴。”

江澄把魏无羡推开,掐着他的脸,强迫他和自己对视。

说真的他不太清楚,也想象不出来魏无羡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才会这样,往日神采飞扬的双眸中此刻满是愧疚与庆幸。或许还有一些无法抑制的喜悦存在,才会让他在这种时候还忍不住露出笑容。

江澄突然变得神情复杂,皱着眉头加重了手下的力道,将魏无羡一张俊脸蹂躏成十分滑稽的模样。

魏无羡吃痛,吸了口气,江澄这才放下手。

“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了。”

魏无羡揉着两边被捏红的腮帮子,看着对面双臂环胸等待他答案的江澄,一时无言。

半晌,江澄已经有点不耐烦了,魏无羡才将放在脸上的双手落了下来,开口,“我昨夜做了个梦。”

江澄挑眉,就是一个梦,多大点事,反应这么激烈?

“梦里……温家烧了莲花坞,还欺压了其余的众多世家。你成了江家家主,带着江家与仙门百家一同灭了温家。”

魏无羡试图避开了一些部分,只是避开以后这个“梦”就出现了问题。若长期被欺压的仙门百家合力足以推翻温家,为何要隐忍多年?

于是他顿了顿,继续说到:“……之后过了些年,你又带领百家,围剿了乱葬岗,灭了夷陵老祖。”

江澄挑眉,一个现在根本没有听说过的人,到底要犯多大的罪孽,招惹多少人才能到如此地步。

“他…在梦里是温家被灭的时候才出现的。对众人来说,大概是大魔头一样的人物吧。”

“所以呢?这是你的预言么。”

江澄眉头微皱,不说话。不知道魏无羡的预言到底准确与否,也不知道之后具体发生的事情,就算是真的,也不知道怎么去避开。

魏无羡抿了抿唇,小声的嘟哝着什么,可惜江澄没有仔细去听。

如果他仔细去听就会发现是——“其实我希望这就是个梦。”

正如庄生梦蝶,魏无羡分不清到底是从温家开始就是一场梦,还是他真的回到了从前。

————————————————————
一篇文我能拉长战线写一年_(:з」∠)_
这篇估计还有好多章好多章。
这个写完估计不会写羡澄了吧……如果有脑洞可能还会写。

评论(4)
热度(63)

© 玉浮生_高甜文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