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无悲无痛才忆少时任性,不喜不怒方知昔日张狂。


本命吴邪。
盗笔/全职/魔道/vc/基三
瓶邪/叶蓝/羡澄/南北组/莫毛莫


微博:依玉浮生
晋江:玉浮生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来迟的贺文。

当铁三角一起出来旅游的时候,当他看到周围的一切的时候,他是拒绝的。
毕竟是重聚第一年,为了回顾历史胖子提出要把他们同生共死的地方走一遍,于是吴邪干脆的扔下吴家的盘口出去浪。
那话怎么说来着?趁着年轻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啧,这话可不太适合啊。
吴邪在吸烟室里,捏着一根烟吸了一口,缓缓吐出雾气,遮住了自己的脸。
今年选这地方倒好,就跟杭州呢,都没怎么跑远想着就能到家了。
还记得去年,和胖子一起去接小哥的时候,十七号下了山就看见漫山遍野都是深蓝色的,那是他还感慨一句:“这长白山就是与众不同,地都是深蓝的。”
然后突然就听见一个清脆的女声,分明叫的是“胖子哥哥。”
我擦胖子你可以的啊,想我黄金单身汉一个到现在还没春天,你这就第二春了?
紧接着就是两个可爱的女生跑了过来,两个人都穿着深蓝色的连帽衫,就跟山上那一片一样。
“胖子你可以啊,这卸甲归田还迎来了春天?果然等回去了我把手头那点破事弄完也隐居去,说不准”话没说完,就被胖子捂住了嘴,他听到胖子在他耳边看似小声可只要没聋就差不多能听见的声音说到,“小天真你悠着点,这丫头脑洞大着呢,万一真出点什么事,咱谁都跑不了。”
诶呦这胖子这么严肃?难得啊。
可惜了,我还没反他一句,对面那俩姑娘就凑我面前来了,嗯好吧,其实是我和小哥面前。
“你也是来接小哥的么!我之前就问胖子哥他是不是也要来长白结果他死活不说真话!”其中一个女生说到,抓着吴邪的一只胳膊看着胖子,“胖子哥我看你这次说什么!来都不带我,还和两个这么还原的coser一起!”
她肯定有什么理解错了。不过……甭解释了这样不就挺好了吗。
然后胖子就开始说我,果然还是关于找作家写了自己的故事这件事。
后来回去的一路上到时真热闹,毕竟除了我们三个,又多了俩姑娘,没错就是那俩。
刚刚那另外一个姑娘看着挺文静的也一直没说话,我都快以为她是闷油瓶二号了然而事实告诉我我想太多了。这上了火车和这俩姑娘认识了以后才知道那闷油瓶二号就是个话唠。
果然第一印象不靠谱。反正自己也不信了。
吴邪想着当时,突然笑了起来,自从沙海计划开始他就没那么放松过了,可能也是因为计划成功和铁三角重聚。
看了眼晚上的表,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掐灭已经快烧到手的烟头,走了出去。
这次他们打算去千岛湖那边,其实吴邪开始是拒绝的,这都能算是自家门口了。
当时胖子是怎么说来着?好像是“这大巴车明码标时两个半小时,这时间够我把北京城横向穿两次了。”
得,那就走呗。
其实这胖子打的什么主要他心知肚明,就为吃。
他们就近住在了客运北站的一个酒店,旁边就是车站,虽然他是自己开车过来的,但要是犯懒了坐个公交也不错,回归淳朴嘛。
别看这地方偏僻,酒店旁边菜做的可是不错,一条六斤多的鱼胖子愣是一个人吃完了。
“别说,这地方还真不错,就是热了点,哪像去年咱在长白,凉爽啊。”
也就是这几天,杭州虽然只有三十二三度却是闷得要死,一出门吴邪就算靠着小哥都是出一身汗更别提胖子。
毕竟人可没这制冷机。
后来?后来一切正常。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胖子就算卸甲归田十一年这想法可还是大大的。
从他们在画舫船上听到这个是西湖三千倍的湖下面是古城的时候,而且风水还很好的时候他就开始打算要不要等什么时候下湖摸几个宝贝出来。
可惜吴邪也不同意,借口就是这地下考古队都逛了个遍了没得逛。
其实吴邪是真不想胖子再下墓了,这十一年挺好,就在巴乃过自己的小日子,他吴邪还羡慕不来呢。
都不是年轻的时候了,没那么多体力闹了,好好的过完剩下的时间,也算享受享受人生,然后某一天,身边没有一个人,就静静地躺在床上,不出声,慢慢闭上眼睛,失去呼吸,走的安安静静,多好。就是可惜最后还是只剩小哥。
说起来,这天还是七月半。
差不多中午,吃完饭吴邪就开着车带人回了吴山居,自己进去拿了些东西放后备箱里就向墓地开去。
三杯酒过后,又是禁不住感叹自己的变化之大,从最开始的哭着到现在笑着将发生的一切,也不过几年时间。胖子坐在墓碑前的台阶上,一边自己举着个杯子一边嬉皮笑脸的和潘子侃。
吴邪看了看已经落到山头的太阳,原来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又是突然想起了潘子最后走的时候,那一句句红高粱似乎犹在耳畔,那时被泪水模糊的视线此刻却是清楚无比,好像又看到潘子在石间唱着。
于是他开始唱,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他低下头,声音也消失了。
张起灵一直站在他身后,见状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吴邪抬起头笑得神经——“小哥你被骗了。”
可张起灵知道什么才是真,吴邪脸上似乎存在着不存在的泪痕,不存在的眼泪早就低落倒地上。
“他现在,很好。”
是的,很好。
太阳慢慢落下,他们也该回去了,张起灵默默地回过头,看了那碑一眼,随着吴邪离开了。
那碑旁边,一个熟悉的身影伫立着,看着他们离开。他脸上的那道疤并不可怕,因为他笑的恰好,就好像每一个你的长辈。
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别回头。

————————
今天……还是挺开心的啦x
说起来墓碑好像却是不应该回头,一旦转身就走下去,别回头。反正不久前安葬我奶奶时是这样……
昨天是我奶奶四七今天鬼节结果在杭州这边qwq
说起来之后可能会有一个真实向的同人,具体是黑花还是瓶邪没定……因为个人瓶邪比较顺手但是好像比较适合黑花x而且应该是片段合在一起,我奶奶讲故事竟然不连起来我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评论
热度(6)

© 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