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无悲无痛才忆少时任性,不喜不怒方知昔日张狂。


本命吴邪。
盗笔/全职/魔道/vc/基三
瓶邪/叶蓝/羡澄/南北组/莫毛莫


微博:依玉浮生
晋江:玉浮生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盗笔瓶邪】《陪你七天》——1/第一天

1)第一天

“小哥,我回来了!”
吴邪将手上装好的相机放在桌子上,然后直接往后一倒就要落到沙发上。我不得不伸手将他揽到自己身边。
“我跟你说啊!这次这地方可漂亮了,等会我把照片交了,咱们就可以去福建玩了。”
吴邪也不客气,就势一躺躺在了我的腿上。我低头看着他他也看着我,一边说着还一边用手画着什么,脸上的表情透露出认真和喜悦。我突然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他愣了下然后一下子坐了起来抬起手捏住了我的脸,一副愤怒的样子说:“好啊你!敢戳老子了?”
我无奈,这家伙……“我饿了。”
我就这么看着他,不说话。他看了我一会,终于忍不住放下手,叹了口气转身走进厨房做饭去了。
可他还没走出几步,突然转过身,表情十分沉重。
看到这,我呼吸一滞,接着心跳快了起来,背后发凉。
怎么会……
吴邪看着我,突然露出了一个笑。说是笑实在是太勉强了,因为我看到了他那颤抖的嘴唇和握紧的双手。然后他低下了头,突然捂住了嘴,咳嗽了几下,最后粗重的呼吸着。
他在抬起头,依然看着我这个方向,然后拿下了捂住嘴的手,我甚至还能看到他嘴角的丝丝血迹。他好像突然间没有了力气一样,坐在了地上。他抿了抿唇,却没有说话,只是冲着我笑,接着,倒在了地上。
“吴邪!”
我忍不住叫出声来,紧紧盯着刚刚的地方,等我回过神就感觉到吴邪站在我旁边,还用一只手在我面前晃着。我松开紧握的双手,才发现双手已经有些酸麻,掌心四个指甲印格外明显。
“我没事。”
我转过头看着吴邪,看着他那副担心的样子,我突然握住了他在我面前晃的手,将他拉到自己怀里,另一只手搂住他的腰,低下头埋在他的脖颈处。
“你他娘的吓死老子了,刚刚在厨房突然听见你喊了一句,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没事的……别走。”
说着,我搂住他的手也越发用力,是他的身体仅仅贴着我的身体。隔着布料感受到的温度和吴邪在我耳边安慰的话语让我知道他没事,可我就是不敢放开。
我在怕。我怕我一松手吴邪就会像曾经我的母亲一样离我而去。
七点。刚刚看到那场景的时候是七点。
我牢牢记住这个时间,它会很重要。我知道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那,小哥我去做饭了。你先在这呆着等会。”
吴邪看我已经冷静下来了,就脱出我的怀抱去厨房继续做饭了。我注视着吴邪的背影,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直到吴邪做完饭,端着菜出来,我才有动作——我先拉开吴邪的椅子,然后才拉开自己的椅子坐下。
“小哥,”吴邪加了一块子菜,突然皱着眉头说到,“你尝尝这菜……我记得我放盐了啊。”
闻言,我也加了些菜尝了尝,也皱了皱眉,不是没放盐,是盐太多了。
“咸了。”我这样说,就看见吴邪突然看着我,然后又看看菜,一边嘀咕着:“小哥你可别逗我……”一边又夹了一些。
然后他突然把筷子扔在了桌子上,“草,我什么味都没尝出来。”
没有味道?
我也放下筷子,这饭是吃不成了,更重要的是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吴邪的身体一直很好,正常情况不可能只有七天的寿命了,除非之前发生了什么或者七天后发生什么。然而从之前的场景看来,七天以后,没有任何天灾人祸,那么只能是之前,或者这七天内的人为造成的。
“之前……有什么事情么。”
吴邪看我突然一脸严肃,也有些搞不清楚,可能是不太明白为什么我突然计较这个,但是,我必须计较啊……
“没有啊,”吴邪撑着脑袋想了想,回答道,“这次都挺好的啊……”
……这样啊……
我知道吴邪不是在说谎,一是我了解他,他在说谎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习惯性的动作,二是他没有必要隐瞒。
那么就是他在不知不觉的时候被人坑了。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如果回去他所去的那个地方,实在是太远,之后的几天吴邪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万一有个什么事情,在之前他们去的那个地方也不好解决。再有,如果真的挽回不了……那么就只有七天了。如果吴邪想去福建,甚至在那里结束,只要是他想的,我都接受。最后七天,我想陪着吴邪,而害了他的人,我必当将这些如数奉还。

————————
首先我必须解释一下,ooc肯定有……还有就是这篇文是架空的,小哥和吴邪都没有原著的背景,见识和身手。人物设定是吴邪是拍一些天然少人为的景致的摄影师,张起灵就是个自由职业者,时间轴大概就是两个人在一起以后,小哥视角。估计这篇讲的就是瓶邪两个人一起度过的最后几天,吴邪死前不会有小哥去找害吴邪的人的情节。
大概现在要说的就这么多……下次再补吧。

评论(3)
热度(12)

© 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