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无悲无痛才忆少时任性,不喜不怒方知昔日张狂。


本命吴邪。
盗笔/全职/魔道/vc/基三
瓶邪/叶蓝/羡澄/南北组/莫毛莫


微博:依玉浮生
晋江:玉浮生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盗笔瓶邪】《陪你七天》——3/第三天

早上,刚到六点半。我醒了。
身边的吴邪还睡得正香,整个人团在另外半张床上,身体随着呼吸一下一下的起伏。
我慢慢的蹭到床边,站了起来,帮吴邪把被子盖好,然后拿起房卡出去买早餐。
吴邪习惯早上吃一屉包子再喝一碗豆浆,早餐的摊子多,这些也不分哪个地域卖哪个,也就几分钟就买完了。
回到房间,他果然还没起床。我走到床边把他叫醒,他揉着眼睛,一边探头往我身后看,“小哥,你买早餐了吗?”
“嗯,起床。”
我看他醒了,就走到衣柜旁边,拿了一身他的衣服,放到床上。他穿着衣服,我就去桌子上将早饭拿出来分好。把他的凳子拉出来放好,我就坐下先开始吃了。我刚坐下没多会,他就坐在了我旁边,拿起筷子,看着那屉包子,盯了半天,还戳了戳,这才皱着眉头夹起一个吃了起来。
也是前天开始,他就没尝到任何味道,这包子……其实对他来说就只有充饥的作用了。
凑合吃完了饭,我们又准备出门了,毕竟是旅游,也不能窝在旅店。只是在经过一家鲜花店的时候,吴邪突然拉住我,说想去看看花,我也没在意,和他一起走了进去。
刚走进店里,就闻到了浓重的香气,小小的店面摆的满满的都是鲜花,百合玫瑰牡丹之类的居多,也是这三种的气味最浓。
我皱了皱眉,不太喜欢这种浓厚的香气,很不舒服。吴邪看我皱眉,也跟着皱了皱眉,然后不顾店主的推荐,拉着我直接出了店门。
“不看了?”
吴邪还是皱着眉,分明周围已经什么味道都没有了,可他的眉头却越皱越紧。
他点点头,什么也没说,拉着我继续往前走。
昨天已经看过海了,今天的行程是附近的老旧建筑。福建这地方的寺庙挺多的,也很有名,每天参观的人络绎不绝,使得清净的寺庙变得热闹非凡。
站在门口的老和尚也不知道真的是寺里的还是外面来的坑蒙拐骗的人,一身黄衣还真挺有模有样。
“施主,给些香火钱吧。”
突然,一个老和尚递给我们一张名片大小的纸,上面印着佛像,是个骗香火钱的老和尚。
“抱歉,我们不信佛。”
吴邪和那人说到,跟别人交谈我还真不是很在行,主要还是不愿意,所以一般都是吴邪解决了所有问题。
“施主,几日内,必有大劫啊。”
那老和尚看着吴邪,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即使知道这是骗钱的话,还是忍不住在意了一下。
没错,七天,还有五天。
“什么劫不劫的,我老子还真不相信。”
吴邪看着他也是挺无奈,谁知那老和尚一转头看着我,“这位施主从小天赋异禀,可惜,可惜啊。”
他摇着头,叹息着,似乎真的在悲哀。
难道他真的知道什么?
“这劫啊,渡不了,渡不得,渡不得啊……”
他摇着头,也不顾骗钱了,一边念叨着“渡不得”,一边向远处走去。
这个人……有病。
一天过得很快,除了这个人也没什么其他奇怪的地方,吴邪参观的很开心,一路上举着相机没有放下过,拍建筑,拍自然风景,拍熙熙攘攘的人群,也请路人拍了我们两个的合照。
看了看表,又是七点了,天才刚擦黑,吴邪和我坐在沿海的路边一个长椅上。
我侧头,吴邪看着海边的人和灯光,虽然晚上海边会有点凉,不过在这夏天也不算什么,所以这时候的人还是蛮多的,沙滩上架着一个个的小摊,买着吃的喝的玩的。
突然,吴邪捂住了眼睛,身子蜷了起来,一抖一抖的,好像很疼的样子。我有些不知所措,吴邪……这是怎么了?
“吴邪?”
我刚将手放到他的身上,他却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恢复了平静。他抬起头,扫视了一遍四周,猛地抬手抓住了我。
“怎么了?”
我让他握着那只手,另一只手绕道他的身后搂住了他。
“我……好像看不到了……”
他瞪大了双眼,脸上分明的写着惊恐,握住我的双手打着颤,就连那句话,也是微微地颤抖,晃晃悠悠的,砸在我们两个人的心里。
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倒不如说本来我就不善言语,此时被这消息一砸,更是混乱,不知怎么说这话,只能抱着他,贴近他,告诉他我在。
是的,我在。

评论(6)
热度(15)

© 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