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无悲无痛才忆少时任性,不喜不怒方知昔日张狂。


本命吴邪。
盗笔/全职/魔道/vc/基三
瓶邪/叶蓝/羡澄/南北组/莫毛莫


微博:依玉浮生
晋江:玉浮生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盗笔瓶邪】想当司机想上路,简单来锅肉,第一次炖不好吃

就是一锅简单的肉。
试着炖炖。

上/
吴邪现在正处于一个很奇特的境地。
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张起灵对他竟然是这种感情。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单恋,也不会得到结果,可这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他也一样,原来他们都是傻子。
“吴邪。”
张起灵在被他接回来以后,还是经常动不动就失踪,一走就是一个多月,回来的时候还是一身的伤。后来他也就习惯了,不在意了。如果哪天,张起灵没有回来,他就会当做他已经死了,尝试着去忘记他。
本来他都要这么认为了,毕竟张起灵已经三个多月没有回来了,没想到今天突然就回来了。
“嗯。”
他随意的答了声,就看见张起灵递给他了个小瓶子,他打开瓶子,里面是半瓶多的褐色液体,看上去像是中药。
“这是?”
“治病的,喝了它。”
于是吴邪就抬头一饮而尽。如果张起灵想要他死,他甚至连反手的可能都没有,又怎么可能用这种方式呢。更何况,如果真的死在他手下,他也无憾了,至少还知道,是谁要他的命。
吴邪抬头,看着张起灵,张起灵也看着他,就这么对视了好久。突然吴邪觉得他好像闻到了什么味道,那是一股淡淡的药香味,应该就是刚刚他喝下的那瓶。
再看张起灵,眼中已明显有了笑意。然后没等吴邪发问,他就抱住了他。
“吴邪,我爱你。”
吴邪没想到自己一直的坚持还能有结果的这一天,甚至有一瞬间以为这又是什么引起的幻觉,而张起灵,见吴邪没有反应,心里其实是害怕的。
万一,吴邪从未这么认为过呢。万一吴邪知道了以后会讨厌他,赶他走呢。
不得不承认,他害怕了,怕吴邪吐出什么他不能接受的答案,而偏偏,吴邪迟迟不开口。
他急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竟是直接用了行动——他凑到吴邪面前,一手扣住吴邪的头,按向自己,然后以吻的方式堵住了他所有的回答。
然而,感受到张起灵的动作的吴邪只想笑。
扯淡呢,你见过谁家接吻就是俩嘴唇堵在一起的。这么傻的除了张起灵也没谁了。
于是他确定这不是幻境。眯起眼睛笑了笑,张开嘴伸出舌头一寸一寸的舔着张起灵的唇。
对方竟然愣了一下,然后同样张开嘴,和吴邪纠缠在一起。
见状,吴邪眼中笑意更浓。
傻瓜,接吻都不会。张家是怎么教的。
谁让张家的训练那么全面呢,让吴邪以为什么都教。
其实吴邪知道,就算张家不教,难道张起灵自己就会不懂么?也许不懂的仅在接吻上。看样子张起灵是早就准备告诉吴邪了,也许是在青铜门里的时候吧,他不是很清楚。不过看样子他这一年的失踪应该也是去为吴邪找治病的药了吧。毕竟,这十年间吴邪的身体可以说是坏的不成样子,基本已经没得要了,照这个情况,他最多也就再活个四五年,这还是在好好修养的情况下。
他一直不觉得自己能上了张起灵,就算是十年前年轻气盛也从未如此认为,更何况十年后,比较了两边实力的差距,他还是决定躺平任操了。
所以在张起灵的另一只手搂上他的腰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就两只手环住了张起灵的腰。
这手放上去以后也没闲着,没好好的抱几秒,就开始游移,从背后移到了身侧,捏了捏腰两侧,硬邦邦的。又往前,放到了身前,手下是他的那八块结结实实的腹肌,吴邪不平的捏了捏。啧,他妈都捏不动。
张起灵就没他这么淡定了,感觉到身上的手在移动,不由暗了眼神,扣着吴邪后脑勺的手又用了用力,使两人更加紧密的凑在一起。另一只放在腰上的手也学着吴邪的样子开始移动。只是这刚移动到吴邪的腰侧,就感觉到吴邪一哆嗦,两只手也不再移动,老老实实的抱着他不动,似乎想说什么,可惜嘴被堵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张起灵并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然后吴邪忍不住在他腰眼狠劲戳了一下。
两人分开,吴邪的眼眶已经红了,还带着点泪水。
“张起灵你大爷!”
“吴邪?”
“老子怕痒!”
张起灵看着眼前生气的吴邪,突然勾了勾唇,趁着吴邪愣神的时候一把抱起他,快步走进房。
吴邪还没回过神来就被抱了起来,还他娘的是公主抱。他吴邪这十年也成长了不少,他还真没想到就这样被张起灵抱着走了。
颜面何存啊……
吴邪掩面,不是很想要脸了。反抗?你觉得就他这身板能干的过张小哥?吴邪只能告诉你,你想多了。

————
下/
吴邪被放在床上。
张起灵在他的正上方。
“小哥。”
吴邪满眼泪水,身子不停抖动。
张起灵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只是简简单单的“嗯”了一声,听得吴邪想要抬腿踢他一脚,可是却没有力气。
“住手……哈……”
终于,攒足了力气,抬腿给了张起灵一脚。
“你他娘的滚蛋!老子怕痒怎么了你他妈挠上瘾了!?”
——全剧终——
当然是扯淡的。

评论
热度(36)

© 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