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无悲无痛才忆少时任性,不喜不怒方知昔日张狂。


本命吴邪。
盗笔/全职/魔道/vc/基三
瓶邪/叶蓝/羡澄/南北组/莫毛莫


微博:依玉浮生
晋江:玉浮生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盗笔瓶邪】《陪你七天》——5/第五天

第五天了。
后天,吴邪就会离去。而时间只有这最后两天。
很不好的,依然是七点,吴邪失去了声音。
我看到他突然安静下来,什么都不说,一瞬间世界是那么安静。接着他挥着手向我表达着什么,我就知道了,他哑了。
我和吴邪在一起以后,他很少这样,整个人埋在我胸口,哭的一抖一抖的,却没有声音。
他写下来,“我想回家。”“跟爸妈说声再见,之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这两句话。我就知道他内心有多么清楚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又有多么想要珍惜最后两天。
我当然同意了。
这可能是吴邪最后一个心愿,也是他一直没能完成的。上学的时候,他拼命想离开,以为父母的管制是囚禁他的牢笼,后来找了工作,四处奔波,再没回过家。一年到头也就是逢年过节回去几次,呆上半天就会离开。万万没想到,就这样,再也见不到。
果然是,人间的面,见一面少一面。
我去定了票,找人买了张下午的火车票,虽然到杭州已经接近半夜,不过……毕竟现在的时间不多了。
将来时的东西收拾好,我们就去了火车站,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多,才上了火车。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刚走出酒店的时候,从一旁的小巷子里跑过来一个人。一边喊着“小兄弟”一边跑着,是之前那个神神叨叨的老和尚。
我们停下脚步,那老和尚气喘吁吁的听在我们面前,喘了半天,还没来得及说话,先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手心里,是一个小小的瓷瓶。
“这个……这个给你们……可以……可以……”
他喘了半天愣是没把这话说完整,到是自己在那咳了起来。等他休息好了,把瓷瓶塞到我的手心里,两只手紧紧的攥住我的手,包住那个瓷瓶。
“收好,最后一天的开始吃了它。我解不开它,只能尽量减少你的痛苦。”
他攥住我的两只手颤抖着,两眼死死的盯着我,一字一句的嘱咐着,说完一遍似乎又不放心,重复了一遍,确定我记住了,这才松开手。
“谢谢您。”
我说到。这也许是我记事以后头一次说谢谢吧,记忆之中并没有谁,这么在意我,去帮助我,除了吴邪,竟然只有这个老人。
“没事,年轻人啊……唉……”
他最后深深地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一点一点消失在小巷的黑暗中。
收回思路,现在我和吴邪正在回杭州的火车上,我知道吴邪现在只能听到火车从铁轨上碾过的声音,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我问吴邪想知道听什么,他只是摇摇头,然后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闭上眼,我也不知他有没有睡着,只是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微弱一些,防止自己的肩膀大幅度的晃动。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还能为吴邪做些什么了,只能以这些微小的事情填补一下。
火车是卧铺,一个房间有六张床,一共三层。吴邪在一层,我在二层。其他人都是普通的游客之类的,该玩手机的玩手机,该睡觉的睡觉。并没有人在意我们这里。
时间被火车的车轮碾过消逝不见。又是七点了。吴邪静静地坐在床上,不动不响,我叫他他也不理我的时候,就是最后的听觉也失去了。
我不知道那老和尚的药到底有什么用,总之现在的情况,我是没办法带他回家的,只能等到明天七点,吃了那老和尚的药以后再说了。总不能,让吴邪的爸妈看到他现在这幅样子吧。

——————
突然觉得这个好没劲x
快完结了……然后会把之前的那篇《end》重新开。
这两天一直感冒发烧没停过´_>`北京这天气,说下雪就下雪。

评论(1)
热度(8)

© 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