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无悲无痛才忆少时任性,不喜不怒方知昔日张狂。


本命吴邪。
盗笔/全职/魔道/vc/基三
瓶邪/叶蓝/羡澄/南北组/莫毛莫


微博:依玉浮生
晋江:玉浮生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盗笔瓶邪】《一念之差》——2

  等到了离开那天,他们三个简简单单的上了火车。
  解雨臣说他有事情在一天前就回北京了,来的时候背的装备被吴邪扔给了自己的手下,最后他们三个就是带着身份证和车票,再没有其他东西。
  车厢是标准的卧铺,六个人一间,当然,他们这间的另外三个位置也被他们定下了,所以现在这个隔间只有他们三个。
  这些年火车也是改了不少,至少他们坐的这辆挺好的,一节车厢有好几个隔间,由过道连接,过道还有很多两个人的座位。
  本来三个人可能会好好的叙叙旧聊聊天打打牌,虽然可能小哥应该还是充当背景。可上了火车没多久吴邪就说头有点疼,打算先睡会,让胖子闹腾也安静点。
  “保证安静!”胖子保证了一句,然后就拽着小哥出了车厢。
  他看着身后吴邪已经躺下了,还是不太放心,又拉着张起灵去了车厢的尽头。
  “小哥啊。”胖子开口。
  果然,他还是放不下吴邪和张起灵这两个人。这俩人一个太偏执,一个太固执。而吴邪现在虽然变了很多可还是一样固执,他不去管他们两个,他们两个能不能呆在一起都不知道。
  张起灵没回答,只是看着他,胖子也没指望自己能得到什么回答,就接着说:“我也知道你不太明白现在的情况,吴邪这几年变化挺大的,我都没想到他会做到这个地步。胖子我这些年能帮的都帮了,可有的事情除了他自己谁都不知道。你有你的事情我知道,可他也挺不容易的,你的时间反正多,就抽出这么些年,就当休息陪他会,等他走了,胖爷我也管不着你,你继续你的大事。”
  胖子说了一通也没见张起灵有什么反应,还是看着不知什么地方。他叹了口气。得,他就知道。也是无奈,只能拍了拍张起灵的肩,然后走回了车厢。
  张起灵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也跟着走了回去。
  车厢里,吴邪躺在最上铺,胖子他们也不知道他到底睡没睡着。只是怕打扰到他也就没再说话。
  从长白到杭州也不过一天多点,在第二天的中午他们就到了。
  “老大!”
  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刚出火车站吴邪就被人发现了。当然吴邪是不会这么容易就被黎簇袭击的,就在黎簇扑上来的同时,吴邪抬脚踹了过去。
  “卧槽蛇精病你能不能留点情啊!想踹死小爷啊!”
  黎簇捂着肚子,脸都白了还嘴里还抱怨着。他这只是和吴邪闹习惯了而已。
  “前些年你都没死。爷相信你的抗击打能力。”
  吴蛇精挑唇一笑,看的黎簇后背有点冒冷汗,连忙说:“别了,我没信心。”
  吴邪见没劲,也就收起了那蛇精病的笑容,大手一挥,“小黎子给爷带路,去楼外楼,给咱张爷接风!”
  “喳,佛爷你这边请~”
  黎簇装样的引了个路,其实就是他不引路,也有人来带他们去了。
  吴邪手下的伙计恭敬地打开了车门,等他们都进去了又关上车门坐进驾驶位。吴邪不知道按了什么东西,突然就升起一面玻璃,隔开了他们和那个伙计。
  虽然挡住了那个伙计,可他们四个也没说什么重要的事情,胖子和黎簇插科打诨,吴邪偶尔会插两句,然而这对话一点正经内容都没有。
  升起那块玻璃,只是习惯。
  从火车站到楼外楼也不过半个小时,聊着聊着很快就过去了。他们去的是吴邪的包间。这些年吴邪经常会来楼外楼谈生意,久了就有了个专属的位置。其实更大的原因也是他的势力慢慢强大,楼外楼也不过是讨好一下他罢了。
  “来,庆祝小哥出来了!这在里面呆了十年,肯定不知道外面啥样了,等过几天咱带你体验体验现在的高科技。”
  “死胖子,你这话说的跟刚从局子里出
  来一样。”
  吴邪喝了口茶,慢悠悠地说,一旁的黎簇就马上反驳:“那哪里一样了?要是真进的局子老板你还不炸了那局子。”
  于是吴邪又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其实就是装个逼——然后又淡淡的撇了黎簇一眼。大意就是:你丫皮痒了吧,跟我顶嘴?
  不过吴邪可没再理他,放下茶杯,指着黎簇,“对了,忘记介绍了。小哥,这是黎簇,这些年帮了我不少。不过有些地方做的不怎么样,有待培养。”
  这回倒是没端茶杯了,而是拿起了筷子。就在他放下茶杯的时候上了菜。
  张起灵的目光打量了下黎簇,然后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也拿起筷子夹菜吃了起来。
  至于胖子,就更不用说,在菜刚上来的时候就甩开腮帮子吃了起来,那叫一个没养,跟多少年没吃过饭一样。
  倒是张起灵这个真·十年没吃饭·张起灵吃的十分淡定。
  “你也不怕噎死。”
  吴邪默默倒了杯水传到胖子那里,胖子正好吃的急有点噎着,拿起水杯就是一口猛灌。
  “这么多年,论乌鸦嘴我就服你。”
  胖子竖起大拇指比了个手势,还不甘心的上下晃了晃,显示他的心服口服。
  “吃你的,那么多话。”
  说完,吴邪感觉自己的手机震了震,拿出来看了眼,没打回去电话,反而是告诉一边的黎簇:“你去趟盘口,就说我让你去的。”
  黎簇就这么被吴邪发配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三个。
  “小天真,你这是打算……”
  胖子大概知道了吴邪的打算。
  “嗯。”
  吴邪放下筷子端起茶水,他自有他的考量。
  其实黎簇也是同意的,虽然他可能更想一切都自己来。
  “我能帮他的都帮了,其他的只能看他自己。”
  如果这样他还做不好,那他也就不适合这条路了。
  这话他没有说出来,可是胖子也是心知肚明的。
  吴邪这是用过来人的眼光和心疼帮助黎簇,而黎簇,也称职的扮演着希望能够帮助帮助他的人的人,一如曾经的吴邪。

评论
热度(12)

© 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