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浮生_高甜文手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QQ-1935759087

【羡澄】夷陵老鬼——为鬼/5

这章没什么实际内容。就。过渡吧。为鬼再有一章完结……毕竟灵体什么都做不了是真的啊_(:з」∠)_

————————————————————————————

魏无羡身死之后,陈情就被江澄收在袖中随身携带。江澄带着这笛子多年了。经常会在四下无人的时候拿出来看看,然后放回袖中。

江澄自然不知道魏无羡一直跟着他,更不知道这是因为陈情在他身上的原因。

此时陈情被江澄拿在手里。这笛子已经有多年没有被吹响过了,可这笛身笛孔皆是纤尘不染,甚至于连笛膜都是完整的。它在这夕阳西下的时候闪着淡淡的光,一反当年引领万鬼的幽暗。

江澄一手拿着陈情,另一只手正捏着一块干净的布。他把陈情轻轻地放在了布上,合手用布包住陈情,慢慢地擦拭。

他从尾部开始,一个一个的擦过笛孔,拭去笛身上几不可见的灰尘,直到笛膜部分。

魏无羡一直坐在旁边,托着腮帮子,偏着头看他做这些。

自家师弟可真好看。

他这样想着,注意力慢慢从持着陈情的双手转移到江澄的脸上。

江澄的一双眼生的极好,虽然有些许像女孩子的眼形,但在他的脸上却十分和谐。神情里比年少时的他更是多了一分锐利和沉稳,就连魏无羡这个一直和他同吃同住的鬼都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目光。

然而他当还在静静地盯着江澄的侧脸看的入神的时候,周身的空间突然一阵扭曲,接着他感觉好像有人从背后一手伸进了他的体内,将五脏六腑揉在一起一样,疼的眼前一阵泛白,是去思考的能力。

这种感觉没有持续特别久,但这种时候,每一秒都显得格外漫长。哪怕魏无羡只是一个鬼,这会也已经疼的缩成了一个球,在空中原地翻滚了好几圈了。

江澄擦完笛子,将布放下。与此同时,魏无羡刚刚感受到的痛感没那么强烈了,余下的疼痛与之前相比都不值一提。

江澄看着手中擦拭干净的笛子。笛身依旧纤尘不染,只是却又了些许残缺——之前还完好无损的笛膜此时已经裂开一道缝隙。

他看了半晌,方才回过神来,勾起嘴角,神情之中略带嘲讽。

不知是在笑这笛子竟这般易损,还是在笑自己过了这些年竟然还在想着魏无羡这个人。

可走到如今地步,已经没有可以回头的路了。江家,只是他一个人的江家。

笛子轻轻地被放在了桌上,接着江澄起身出了房间。

魏无羡碍于行动范围受限,只能在卧房里等着他回来。他在房间里到处看了看,但是灵体的他什么也做不了,他能看能听,却不能言不能碰。

过了一会,随着房门再次被打开,江澄手持一个长条形的盒子和一块绒布回来了。

他小心翼翼地将笛子包在绒布内,而后放置在盒子里,收进了一个暗格之中。

魏无羡却是如坠冰窟。

他的行动范围一直受到笛子的影响,但是之前江澄将笛子随身携带,与他而言倒与生前没什么两样。可如今江澄却收起了这笛子,或许有更深一层用意,但最直接的,便是魏无羡从此被禁锢在这一方天地。

——————————————————————————

啊……其实我是想表达江澄放下了对魏无羡的执念。鬼笛已损,江澄对魏无羡的执念就一起损毁了,毕竟人死,这么多年也没有夺舍的消息,现在连遗物都损坏了……

笛子的事情改一下。感谢寒雨轩的改正。(手机并不会at人……)不是之前那个样子的私设啦。大概就是这个时间魏无羡的灵体状态已经不稳了。毕竟后篇是再世的话。

下一章不出意外可以完结为鬼这个篇章,后篇接再世。

评论(11)
热度(51)

© 玉浮生_高甜文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