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无悲无痛才忆少时任性,不喜不怒方知昔日张狂。


本命吴邪。
盗笔/全职/魔道/vc/基三
瓶邪/叶蓝/羡澄/南北组/莫毛莫


微博:依玉浮生
晋江:玉浮生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盗笔瓶邪】《一念之差》——3

  其实如果真的把吴邪和黎簇放在一起,是没办法比较的。黎簇入局时身边也没有什么人能够保护他,唯一还算能够保护他的吴邪也时不时来个失踪,真正和他同甘共苦的就是那两个和他一样的小伙伴。这队伍不得不说惨。
  所以吴邪一直有愧于他,如果他没有把这个孩子带进来,估计他现在还是在学校读书吧。不会受那么多伤,还险些丢掉性命。
  可他也知道,一踏进这个圈子,就再难全身而退。如果他还有时间,能够慢慢的让他退出去,他绝不会再让他走的更深,可是他没有时间慢慢耗了,为了他能够活下去,他只能作为辅助帮助他的成长,再无他法。
  胖子明白他,只是笑了笑,然后拿起酒杯一口饮尽,“我就说小天真还是小天真!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话都他妈什么玩意儿。”
  吴邪笑了下就没再出声。变了,抑或者没变,有那么重要?别人爱怎么说就这么说吧,这么些年他也习惯了,什么笑里藏刀,残忍,不讲情分,这些词听多了,也就习惯了。
  这聊着聊着,吴邪的手机又一次震了震。
  这一次到不用再派谁了,小花说他要来杭州,就明天上午的飞机。得了,这他得自己去接。
  “这两口子又吵起来了?”
  胖子在旁边,扫了眼吴邪的屏幕就说。就说这黑花二位,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闹腾闹腾就跑吴邪这儿来住几天,等和好了当天就飞回北京。
  丢脸的事全跟吴邪这儿干了。
  “八成是。我这师傅师娘也是够闹腾的,拿老子这当旅店了。”
  吴邪一副无奈的口吻,没辙,实在没辙。
  “那哪儿会,你这怎么着也是五星级的大酒店,包吃喝玩乐还送一导游。”
  “胖子,就你这嘴我迟早打死你。”
  吃完了这顿饭,胖子大手一挥,选择了住进吴邪家。反正有的是房间,不住也是空着。
  第二天一大早吴邪就开着车去了机场, 夏天的杭州温度虽然不高,但却能闷死个人。所以吴邪就没打算下车接人,而是熄了火随手放了个音乐就这么坐在车里等人。他才不信那俩人能找不到他。
  果然,飞机差不多落地了才几分钟,车门就猛地被人拉开,待人坐进来以后又被人用力关上了。
  “大花你这是怎么了,我这破车可经不住你闹腾。”
  “开车。”
  吴邪从后视镜看了眼解雨臣的脸色,那叫一个黑。
  得,又是自己那神经师傅闹的。
  也不管那神经病师傅哪去了,打着了火一脚油门就开回了市区。
  “我说你这是拿我这当酒店了?”
  吴邪看着自己掏出钥匙开了门的解雨臣,忍不住说到。
  “嗯。”
  解雨臣没在意,把手机放在床头充上了电。
  “小花啊我说瞎子又做什么了。”
  “嘁,他?”解雨臣挑唇笑了声,一副不屑的样子,“都那德行了,还他妈瞎跑。”
  对啊就是瞎跑啊。
  哦不对重点不在这里。
  “你把我扔在长白跑回北京就为了他?”
  “老子还在想我当时为什么要跑回北京呢!”解雨臣一想到这脸就整个黑了,天知道他当时为什么着急忙慌的跑回北京。
  “得了,我在你这待几天。你就别管我了。”
  解雨臣话锋一转,引到了吴邪身上。
  “倒是你,这几天……都还好?”
  “我能有什么不好的?吃嘛嘛香。”
  扯淡。
  解雨臣当然知道这一点,没理这家伙,一双漂亮的眼睛装着严肃,上上下下打量着吴邪,确定没什么不妥。
  吴邪一看这架势,虽然知道没什么但也还是双手护胸,“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我师傅知道可就完了。”
  解雨臣十分不雅的翻了个白眼,“得了吧,我眼光还没那么差。”
  “你当年可是说要嫁给我的。”
  “我改主意了。” 
  “是啊。然后当了我师娘。”
  啧啧啧又是一部八点档黄金剧。
  突然门被打开了,吴邪看了眼,自觉的退了出去。
  每次都是这样,解雨臣跑来找他,他去接他黑瞎子一定不能成功上车,只能自己找过来。
  一回生两回熟,这丫的现在轻车熟路了都。
  总之到最后吴邪也不知道他俩怎么样了,就是晚上吃完饭还是和原来一样,瞎子给小花夹菜,然后解雨臣在桌子下面狠狠踩黑瞎子一脚,最后却默默地吃了下去。
  这俩人。
  吴邪很无奈。
  虽然也有点羡慕。
  因为这黑花二人的到来,他们又是到楼外楼吃的晚饭。
  胖子坐在吴邪左手边,下筷子那叫一个快,一个劲往嘴里塞,问其原因时只说对面俩人闪瞎他,赶紧吃完赶紧撤。
  当然得到的是吴邪抬手就给了他后背一巴掌,难得没噎到。
  终于,饭吃的差不多了,瞎子可算是消停了,解雨臣也就不再踩他,从纸抽里抽了张纸擦了嘴后就没动作了,俩眼直勾勾的看着吴邪这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去趟厕所。”
  吴邪被他看的浑身难受,他觉得他突然明白了每天被张起灵盯着看的天花板的感受。
  等到吴邪出了包间,解雨臣就不再盯着那边,而是目光向左一偏,盯着张起灵,“你确定你会留下来?”
  他看见张起灵点了点头,于是继续说,“小邪这几年可越来越不同了,尤其是前两年——”他往黑瞎子那边靠了靠,“你觉得你能应付发生在他身上的所有变故?”
  他得到的依然是张起灵一个确定的点头。
  他不语,只是目光转向窗外。他们所在的是楼外楼的那艘画舫船上,这个包间又正好能看到半边的西湖和架在西湖上的那座对着西泠印社的桥。也不知道他看的是谁,又或者哪个地方。
  “这样最好。”
  之后再没说话。
  包间内就一直保存着一种诡异的气氛,直到吴邪推门进来。

————————————
其实qwq其实这章早就码完了来着…不过一直忘了发……
现在卡在后面了啊QAQ第五章还差五百字才到一章……
《一念之差》这个坑我给自己定的是每章两千字,左右偏差不大于一百字……不过看了眼第四张的存稿,2182……´_>`

评论(3)
热度(7)

© 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