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无悲无痛才忆少时任性,不喜不怒方知昔日张狂。


本命吴邪。
盗笔/全职/魔道/vc/基三
瓶邪/叶蓝/羡澄/南北组/莫毛莫


微博:依玉浮生
晋江:玉浮生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盗笔瓶邪】《一念之差》——4

  黑花二人的矛盾解决完了,不过没什么事情的他俩表示在北京闲的长毛,决定在这边玩几天。于是第二天这俩人就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解雨臣的一辆车。
  这俩人……还真是说走就走。
  吴邪也难得的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然而一切总有个头不是?吴邪在罢工了三天以后,出事了。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前两天吴邪不是派了个工作给黎簇吗,就是那事。那天就是吴邪手下一个盘口伙计反水,本来没多大点事,他就派了黎簇去,没想到这盘口的事情解决了,黎簇也被人给绑了。
  吴邪并没有很着急去就黎簇,对方的目标是他,如果黎簇出了什么事就没办法要挟他了。此时,他正在出了事的那个盘口坐着。
  “佛爷。”
  吴邪抬手示意那个端茶的伙计下去,然后就静静地看着下面的几个管事。
  “前几天的事,你们都准备了什么说辞?说来听听。”
  他随意的往椅子上一靠,双手自然的搭在两个扶手上。下面的几个管事则都是低着头不敢看他。
  “谁先来?”
  吴邪的目光扫过下面那个吊着胳膊的人,他一直不服气吴邪管理,自己以前也没少带手下的伙计出私活。那个时候吴邪有事,又只是这么大点的事,就干脆没管。他这胳膊也是前几天自己带人下斗弄出来的。
  吴邪预料的很对,果然,先出头的就是他。
  “操!老子不服!”
  这人应该算是子承父业,他爹原来是个盘口的管事,前两年出事去世了之后这盘口竟然是被他这个儿子迅速拿下,说起来这也算个厉害人物,可惜太傲了。这种人还是成不了事。
  “不服?”吴邪看都没看那个人,端起伙计上的茶水,盯着里面的茶叶看。
  “操!”那人被他这样子惹急了,竟然是从腰间拔出了枪,拉开了栓直直的指着吴邪。如果忽略他那些微打颤的手,看上去还算不错。
  吴邪直接把手里的茶杯扔了出去,正好砸在他的头上,茶水全在他头上,还有几片茶叶挂在头发上。“傻逼。”
  “你!”那人一急,用另一只手稳住了枪,扣动了扳手。
  吴邪早有预料,一个侧身就躲了过去,紧接着不知道从哪里拔出一把匕首,直直的掷了过去,擦过他持枪的手然后钉在了地上。那人感到手背上的疼痛,愤怒就那么表现在了脸上,表情都是扭曲的,咬着牙,刚想开枪就看见吴邪突然抬手,那黑漆漆的枪口直直的冲着他,接着就看见吴邪的手一点颤抖都没有的扣下了扳机。
  房间里枪的声音转瞬即逝,可是在场的人却都愣住了一瞬间。他们没想到这个人就这么被吴邪杀了,也没想到吴邪这么直接,没有原因没有解释,只因一言不合就……
  那个人早就没有了刚刚的怒气,现在他只能安安静静的在地上躺尸。
  “还有谁不服么,我给你们个机会。”
  语毕,吴邪干脆的把枪搁在桌子上,手上没有任何武器,可偏偏,他越是这样,下面的人越不敢动作。
  “我今天把话放这,你们私底下的动作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不管你们有多久的资历,多大的人情,再发生一次这种事情,下场都和他一样。”
  看着下面的人,吴邪还算满意。他也没指望能把这群人永远镇住,不过至少现在他们不会给他找麻烦就够了。
  “行了,那就这样,你们回去吧。”
  底下的人听了,也没什么反应,就是静静地退了出去。
  这一回吴邪也差不多知道了是谁绑的黎簇,也就不着急了,量他们也不敢把黎簇怎么样。
  吴邪也没有急着离开,就坐在位子上端起伙计之前上的另一杯茶,直到杯中茶水饮尽,这才起身走出了房间。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是谁绑了黎簇,也知道是什么目的绑的他,他也就不着急了,毕竟那人他也算熟悉。
  至于他的目的,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吴邪稍微紧张了下,却是很快就放松下来。隐瞒又能怎么样,他张起灵要是想知道,不用别人告知,他吴邪就会奉上所有的事情。
  他不觉得这些事情有什么好隐瞒的。现在的他和十年前的差距,他不信张起灵这种人会看不出来。
  刚才门外的人,八成就是张起灵。不过就算他看到了又怎么样,反正他早晚都会知道。
  他早就表示过,如果张起灵要离开,他不会阻拦。
  不过他也理解张海客绑架黎簇这种做法,毕竟智商在这里摆着,张海客不明白吴邪当时的表示也是正常的。
  说起来,他现在还挺想知道张起灵是什么反应呢。
  于是吴邪让开车的伙计加快了速度,很快就到了家。
  等到吴邪打开门,看到的却是张起灵正坐在沙发上仰头看着天花板。
  “我回来了,你吃饭了吗?”
  “没。”
  “行,我让胖子等会带过来。”
  吴邪说完,坐到张起灵的旁边。感受到沙发轻微的晃动,张起灵偏头看了眼吴邪。吴邪见他看过来,突然勾出个笑容,同时整个人以一种极为放松的姿势陷进沙发里,翘着二郎腿双手环胸:“没有什么想问的么?”
  张起灵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了会,又转回脑袋接着看他的天花板。
  得。
  吴邪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是没打算回答,反正他也没打算得到答案,就干脆的收回视线不在看他,变成了闭目养神。
  所以当胖子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个人都靠在沙发上,一个看天花板一个睡觉。
  胖子不禁感叹,幸好他带了钥匙,否则还指望这俩人开门?
  “你俩,别跟那呆着了过来吃饭吧?”
  胖子看了眼挂在墙上的表,还好不是很晚。吴邪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十一点了,他接了电话就火急火燎的往这边了,现在买了饭到,差不多是十二点半。
  “他妈天天拿胖爷我当伙计使唤……哎说的就是你,”胖子看吴邪还不动弹,就向着沙发走,一脚踢在了吴邪腿上,“赶紧儿的,要不是想到你那胃老子都不来。”
  哪知道张起灵听了他这话倒是收回了放在天花板上的目光,挪到吴邪身上,“吴邪。”
  “得,”吴邪双手往沙发上一撑,干脆的起了身往餐桌走去,“都来吃饭吧,冷着干什么。”
  也不知道刚刚是谁不动窝。
  胖子腹诽着坐进座位,拿起筷子也不管吴邪了,二话不说开吃。
  懒得理这小子。

——————
我以为……我应该更新第五章了orz后来发现刚到第四……
我那儿的存稿才到第六章x就是懒。
说起来这篇文……我只会应该会发到晋江那边。不过那边有很多黑历史啊QAQ其实原因是不久前的某一天我一时心血来潮下了个晋江,然后看了眼自己的文下面的评论。其他的都是九个月以前的评论了……但是竟然还有一个两个月前的。良心有点疼。

评论(3)
热度(7)

© 玉浮生_试图成为文艺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